枫一

那时的女汉子,你可安好?



        我是一个有气质的人,不管你发没发现。请不要笑,毕竟有气质不是我的错,只是不明显,毕竟做人最重要的还是要低调。低调奢华有内涵,也就占了两头,这是实话。在我低调内涵的气质人生里,最明显的还是天长日久都在往外冒着的吸引女汉子的气质青烟。如果我只能活到五十岁,那我半辈子认识的要好的异性朋友里,九成九的都高举女汉子大旗,剩下的零点一还在造旗。

        女汉子很好,大碗喝酒大块吃肉,路见不平一声吼——那是不可能的,但豪爽率直,说打你左脸就绝不放过右脸,黑你不商量,女汉子很苦,其单身的持久性不输我等气质型屌丝,下雨无人送伞,夜行只能练胆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 大江东去,忆往昔峥嵘岁月稠,话说二十世纪末年,在我幼小的记忆躯壳里就留下了女汉子挥挥手不带云的潇洒身影。我们算不上至交好友,可那是梦开始的地方——“噩梦”,却渐渐的贱贱的甘之如饴!

        想想已是上个世纪,模糊了你的模样,想不起你的名字,但怎能忘你的性别:这个年代的女汉子,那个年代的假小子。最难忘你风风火火追逐一群野小子,一头扎进男厕所的伟岸背影,然后大杀四方,水花四溅,全是刀光剑影,最后成河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  时光荏苒,岁月如梭,还有白驹过隙弹指一挥间,已过十数光载,你若不好,不用告诉我知道,毕竟没了渠道;你若安好,我也不用知道,请你默默安好。你我之间不需安慰,也用不着相互炫耀。不管岁月滋养的你像花一样,还是会摧残的没了模样,我只望你继续像草一样,依然不羁,那么坚强!最后也望你看清方向,毕竟女孩子进对厕所真的很重要!

        如今这世道,好男人在金不在精,好女人在胸不在凶,这狗日的世道。女汉子不是要做好女人,只是做自己,做自己的女人,下雨我有伞,夜行我有胆,何苦求于人。女汉子坚强、独立、有性格,这也是为何已过几十载,我仍愿委曲求全与女汉子称兄道弟,因为我就是这样的人,不管你信不信!

        那时的女汉子,不知是否安好,此时的女汉子们,请一定安好。没有谁,恰如你们一样,就像小小的胡杨,但会长在高高的山岗——你们看,其实我是正经人!


评论(1)
热度(2)

© 枫一 | Powered by LOFTER